关于“强奸罪”这一概念

A Little Salvation:

在微博上看到性别魍魉的一条po: "大部分人看新闻联播也不舒服,为什么没有“新闻联播骚扰”这个词?为什么涉及性的不舒服就那么值得大书特书?“性”骚扰是怎么被特殊化的?这个名词本身难道不是一种对性与性别的规训?如今性骚扰成了不必定义的概念,性骚扰=伤害(尤其对女性)也不证自明,“女性更弱更需要保护”的逻辑真的能赋权?"


关于性骚扰的思考让我联想并重新审视了一下“强奸罪”。其实我以前就一直对强奸案例有点困扰;有不少强奸案例是带有肢体损伤的,也就是同时犯伤害罪(故意非法损害他人身体健康,侵犯个体的肢体、器官和其他组织的完整性)。会有被告人以“对方是自愿的”而不承认强奸事实,在这种情况下对方的肢体伤害后果(淤青到性器官破裂等)是无效的(其实这个逻辑按照伤害罪来看的话会很荒谬:A被B打得脸青鼻肿因此把B告上了法庭,B在法庭上说A是自愿的,想被他打所以他才下的手,B没有罪。如果B所述真实,那么B的确没有罪,但审判过程对B会异常地不利)。之前让我感到困扰的是,强奸罪为何要另立“强奸罪”,而不以更细化的身体伤害罪和精神伤害罪来审判。在没有对方同意侵犯对方身体权构成身体伤害罪,对方受到的心理伤害(从小受到的社会/家庭对女性贞洁的成见)构成精神伤害罪,为何会需要另立一项强奸罪?强奸罪是会更大程度地惩罚了罪犯还是化除了惩罚?如果是更大程度的惩罚,这样就构成了对性行为的区别对待,也就是对性的污名化。再加上现今处女文化与强奸文化受害者集中于女性,特殊的“强奸罪”就强化了女性需要被保护/监视,与女性的肢体很有吸引力(引人犯罪)的思维。这样的确给“女性更弱更需要保护”赋权,并把女性在法律上性化,其身份也因此多了一层“性物件”的意味。

评论
热度(11)
  1. 市川明夜A Little Salvation 转载了此文字
©市川明夜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