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live my life
free of compromise...
and step into the shadow
without complaint or regret.

信息、社交网络和孤独

莲七白:

我有很严重的信息强迫症。大概是职业毛病,一定会把眼前的信息无论是否垃圾读完才行。这导致了一个后果,我一点也不适合玩社交网络,因为无用信息太多。朋友圈就是这样生生逼得我基本没法用微信,微博Slash20人左右,剩下都是公众号。我受不了被包围在同一个圈内,被同一条信息刷屏的感觉,会引起强迫症反应。


社交网络的有趣性在于每一个虚拟ID后是真实的人,存在一个非常微妙的现实/非现实界限,真实的人,虚拟的关系。这种似近又远的关系让人释放出自我,社交网络提供给人最大的吸引力就是无视物理距离、实际关系的分享、表达和关注。我又要说人的根本特质——孤独了。孤独让人寻求理解,寻求理解最直接最方便的就是刷关注度。有粉丝、有点赞、有评论、有回应,就有自己很重要的错觉——说到底不过是起源于骄傲的自我满足罢了。


这种虚拟的关注度来得很轻易,因此很容易膨胀,更容易上瘾。人类社会精妙的关系在社交网络里被扩大,简单化。想要被喜欢,想要被认同,想要得到更多爱……点个赞就好了。有了争执连吵架撕逼也变得非常轻松,不过一种发泄。


自我表达和暴露的界限很模糊,窥私和关注的界限也很模糊。你在网络上的形象是你“希望别人看你的形象”,是经过精心控制过的呈现。把内心剖析出来放在网上给别人看,多少都有夸大的意味,因为人是这样情感化,网络如此方便,文字的表达也比从嘴里说出来要轻易。我很早就意识到态度比观点要易于传播,逻辑其实并不重要,吸引眼球和爆点盖过一切,尤其是信息越来越碎片化(我不得不怪罪Twitter),你很难把握事物的全貌。


求关注这事儿多少软弱,就跟小孩子疼了要哭要抱似的,只不过撒娇的对象是从来没见过面、虚拟世界另一端的人——跟现实中的人情往来相比,为什么这会让我们更加依赖?更加肆无忌惮?


该以多少的认真和多少的真实面对社交网络呢?这对我来说是个难题。我很容易就忘记社交网络虚拟的那一面,想太多,投入太多。二三次元分开并没有想的那么容易,追根究底是时间:一天只有24小时,你选择了多少时间做多少事决定了你会成为怎样的人。


社交网络提供了一个非常方便的,全民娱乐和共享的Comfort zone,不喜欢某个人?拉黑就好了。喜欢某个圈子?都加进去就好了。真的很舒适。但是舒适令我不安,有种温水煮青蛙一样的恐惧在里头。(或许只是害怕改变?)


人们总是会寻求共鸣。社交网络只是一个平台,但糟糕的是它让人更加孤独。一百条社交网络的互动也敌不过面对面的一次有价值的谈话,为什么?面对面的谈话是即时性的,本能反应的,不那么被人控制,面临“无人聆听”“被驳斥”“丢脸”的风险,但正是那些词不达意、无法表达的部分才更接近于我们真实的自我,而我们又是如此害怕真实被发现,与人建立更亲密的关系……


人类是真的很脆弱啊,我们如此依赖科技,并且越来越依赖科技是因为我们越来越脆弱。你知道你每天看250次手机吗?手机成为我们人体的延伸。每一次对感官的延伸都会带来社会变革,从古登堡印刷机到智能手机。我们惧怕被日趋爆炸的信息抛下,惧怕被遗忘,惧怕孤独却又更惧怕和真实的人们建立亲密关系,所以通过社交网络这种可以“控制”的社会关系享受被关注被陪伴的幻觉。


但是,偶尔会想,就算被留下又有什么关系。


我,你,人类从根本上就很孤独。孤独本质上是非常美的。什么是美?美是本能产生的不涉利害的快感。直观地说,美与生命紧密相连,那么作为生命本质的孤独也很美。你在什么情况下会感到孤独?慢下来,一个人,开始注意周围的环境,被触动。天上的月亮有隐约的绿色光晕,身边有人行色匆匆。在深夜里醒来,再也睡不着,窗外有虫子叫。长河落日,大漠孤烟,野鹜齐飞。最美的感受都是与孤独相关的,你很少在人群里感受到美,哪怕在庆典中击中你的也一定是独一的个人感受。


人是在孤独里才能面对自己,才能“识别”自己。思想可以通过沟通产生碰撞,但和自己相处一定是在孤独里。


对我来说没什么比美更重要了。审美是我生活的核心。社交网络上有些非常美的东西,但就信息传播来说是相对低频的,人的注意力更容易被哗众取宠、玩世不恭、爆点所吸引。但玩世不恭什么时候变成好词了?严肃意义被消解并不是一件值得津津乐道的事。


社交网络非常吵闹。很喧哗,哪怕什么话都不说只是刷屏都能感觉到屏幕后每个人迫不及待想要表达,想要被聆听的急切。我们经历的是从Conversation到connection的时代转变,但connect是否表示就真的连接上了?有这样的错觉:假如你不出声,不分享,你就仿佛不存在。


这很可怕。因为我是存在的。我不应该靠这些联系证明我的存在。这里有一个失控的问题,因为始终有人陪伴的幻觉太容易让我们产生依赖,以至于我们的认知需要靠虚拟关系来验证,只要缺失一会儿、独处一会儿就处于一种拒绝孤独的焦虑里。所以事实上我们并没有成功地像我们期望的那样控制自己与社交网络的关系。


社交网络是个了不起的发明。我们发明了太多了不起的科技了,方便生活、方便情感,就算我写了这么多弊端我也不可否认我深深地依赖着社交网络,难以自拔(或许正是因为难以自拔,所以反思显得心痛),连说一句fuck social network都显得没有底气。正是因为这种强势的无法拒绝让我害怕。身份的价值建构被悄无声息地改变了。


与自己和解是个漫长的需要一辈子来做的事,寻求陪伴和惧怕亲密关系,控制与失控都是其中的一部分。其中最重要的是什么呢?更多地建设起自我精神的强度吧。没有人可以坚强到拒绝陪伴,但总可以尽量学着悦纳自己的孤独。



评论
热度(398)
  1. 莲七白莲七白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苏格兰场废纸间
  2. 无言的林子_ 转载了此文字
  3. Zefia莲七白 转载了此文字
  4. Arabella.莲七白 转载了此文字
©Arabella.
Powered by LOFTER